歡迎您來到值得投股票網
您的位置: 热血传奇客户端老版本下载股票入門起底北京醫美中介江湖:夜場起家、幫派暗戰

起底北京醫美中介江湖:夜場起家、幫派暗戰

2017-08-14 11:16:35  729


夜場起家、幫派暗戰 起底醫美中介這個水渾且深的江湖1

 

最近的醫美中介圈人心惶惶。

 

就在8月9日,深圳晚報發出新聞,深圳南山警方破獲一起“美容貸款詐騙案”?!白チ?個人,涉及200萬”,這條消息在中介圈迅速流傳,人人自?!且恢幣暈約涸謐攴煽兆?,卻發現這是一場刀尖舞蹈。其實行業搖搖欲墜的信號,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發出——就是從北京區大中介卓小寶的逃亡開始……

 

進化升級

 

“如果你找到他,一定要告訴我”,一位分期公司的風控總監說,整個風控圈都在找他。90年,初中學歷,長得精瘦精瘦的卓小寶,卻是圈內有名的“扛把子”。

 

他曾經一個人攪渾了北京的醫美市場,開啟了“騙貸”風潮。而他的落魄出逃,就如一個終止符,宣告醫美巔峰時代的倉皇結束,進入了醫美后時代。那個瘋狂的年代,讓所有的中介為之迷醉,“你都不敢相信,錢那么好掙”。

 

其實,醫美中介群體早已有之。傳統醫美市場,價格極為不透明,是一門暴利生意。因此中介開始出現,他們負責給醫院拉客戶,每單拿高達50%的提成。2016年,醫美場景被認為是“場景+分期”中的最佳場景,并裹挾進創投風潮中。大量的醫美分期平臺出現,給用戶提供分期整形服務。比如,一個用戶整個鼻子,需要3萬,分期公司審核通過后,可先行將3萬整形費用打給醫院,手術結束后,用戶每月再把錢分期還給平臺。

 

被稱為最“安全”的醫美場景,遠遠低估了中介團體的強大和智慧。當分期公司涌入后,產業鏈被打破,錢來得太容易,醫院甚至愿意給中介高達70%的返點,來急速獲客。在一本財經報道的《醫美騙貸狂歡:大巴車拉農婦去套現,中介醫院勾結擼出15個億》中,我們可以窺見當時的瘋狂時代。

 

中介為了匹配這條新的產業鏈,開始了進化升級。

 

一群人負責尋找醫院關系,談返點,并承諾每個月給醫院帶一定客戶量。這群人需要高明的談判技巧和博弈能力,他們被稱為“一手”?!耙皇幀鋇紫掠屑甘鏨踔遼習俑鮒薪?,輸送客源。

 

中介也分三六九等。一級渠道稱之為“團長”,二級渠道是“隊長”,一層統領一層,責權明晰??突ü悴闃薪?,輸送到醫院,成交之后,每層中介剝離一道利潤。

 

夜場起家、幫派暗戰 起底醫美中介這個水渾且深的江湖2

 

“一手”就如金字塔的塔尖,掌管著他的小帝國,中介如兵卒散落全國各地,收集客戶。在全國各地,每個地區都有幾個超大的“一手”,組建了自己的幫派。比如在北京,一度形成了三大股中介勢力,他們各劃地盤,并暗自較勁。

 

第一股勢力,是壟斷北京夜場的郝穆,獨家代理了多家高端醫院。

 

第二股勢力,是“月亮組合”,為首的兩人名為“林月”和“林亮”而得名,他們控制了幾家中端醫院。

 

而卓小寶,勢力并不大,但以劍走偏鋒而聞名,他從事騙貸和套現,“也干過去農村和廣場拉大媽來騙貸的事,路數很野”,圈內人如此評價。

 

他們的發家史,就如一部部暗戰江湖,他們底層出身,一不小心,踩對時代的鼓點,乘風而上,上演一幕幕狂飆大戲——當然,每個人的最終命運,也各不相同。

 

艱難起家

 

“最早盯上醫美分期這塊肉的,都是混夜場的人”,林月回憶起自己的發家史,已云淡風輕。他曾是長沙的夜店經理,靠著豪爽仗義的江湖義氣,在圈內小有名氣。2015年他到上海,酒桌上,朋友教給了他一條“生財之道”。

 

夜場舞池,燈光如虹。朋友指著恣意舞動的姑娘們說:“姑娘們也分三六九等,唯一的標準,就是顏值”。除了愛美的天性之外,這群姑娘對于整形還有更強烈的渴望:地位和金錢。林月頓悟。

 

但當時的上海,幾大勢力團體已成形,不甘心做小弟的林月帶領兩三個兄弟,在去年秋天,轉戰北京。

 

在北京,林月遇見了林亮。

 

彼時的林亮,自己開了一家經紀公司,手下有50個模特。他帶領模特滿世界的跑場,“太累了”。林月把上海的醫美生意告訴林亮,兩個人一拍即可——“月亮組合”形成。林月負責聯系醫院,林亮負責客源,兩人配合默契。

 

“和醫院談判我無往不利”,林月說,他抓住醫院急于獲客的心理,給醫院打包票,“保證每個月給他們一百萬的營業額,不然解除合作”。很快,他拿下了兩家醫院的代理權。同時,他聯系長沙夜場,找來一批夜場姑娘,買好機票,飛到北京。全程陪吃陪喝陪手術,大家滿意而歸——而靠著這一票,林月掙了200萬。

 

夜場起家、幫派暗戰 起底醫美中介這個水渾且深的江湖3

 

僅3天功夫,林月圈內名聲大噪,夜場的兄弟們都知道他在做醫美市場,紛紛投靠。

 

林月招兵買馬,從十幾人迅速擴展到70人,巔峰時期,日入30萬。

 

“嚼著檳榔,抽著煙,跑前跑后,熱情地招待客戶”,一家分期公司的市場總監每次去醫院視察,幾乎都能看到林月。

 

“月亮組合”也把中介當成一份事業來經營。林月聘請醫院的整形咨詢師給手下中介培訓,每半個月一次,“找客戶時,要說得出那些新鮮的詞兒和門道”。

 

剛做了一個多月,林月就發現,當地的夜場也開始蠢蠢欲動,一個叫郝穆的“一手”正在霸道地搶占山頭,他的方式是,直接簽醫院的獨家代理權,把其他“一手”擠出市場?!俺鍪趾堇薄?,郝穆壟斷了北京區的夜場和網紅資源,不需要從外地找客戶,優勢太明顯。

 

林月只得和他差異化競爭,從外地找夜場資源。除了夜場“一手”外,還有一幫專門以騙貸為目的的“一手”。

 

卓小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 

他原本只是一個小中介,發現醫美市場不錯后,出來單干。

 

靠著他的小聰明和油滑,他找到一些急功近利的醫院合作,很快開發出騙貸的“大媽”模式。

 

他找的客戶,都是一些沒有貸款經歷的“純白戶”,比如,農村農婦、廣場舞大媽等。卓小寶和醫院勾結,并不真正做手術,只是走個過場,然后中介、醫院、大媽三方分錢。

 

卓小寶迅速發展他的下線,為了避免過早被發現,偶爾他會做幾個真實客戶。

 

三大勢力,隱隱成形,在這片金錢匯聚的名利場中,開始了暗戰與交鋒。

 

幫派暗戰

 

“這是誰的地盤,你要明白,不能亂碰”,新中介進入北方市場,就會被告知,醫院已被劃分殆盡,不可跨區,不可越界。每月月初,“一手”就會下達該月指標,“團長和隊長們,都有KPI考核,直接與提成掛鉤”,林月稱。那些自稱隊長們的夜場經理,用顏值給姑娘們分級,激活她們的嫉妒和野心。

 

外地姑娘們來整形結束后,隊長們就推薦她們去更高檔的地方工作,或介紹更高檔的顧客,“400一晚,直接變成1000一晚”,看著昔日同伴青云直上,其他姑娘必將眼紅。整形的生意就如漣漪,在這群底層姑娘間層層傳遞。

 

“我會幫她們填寫資料,申請貸款”,泉荃稱,隊長一般組著隊,帶姑娘們進大城市整形,最順暢的時候,通過率高達95%,一個個分期平臺,反復試,總有一個能通過。

 

對于“一手”們來說,他們除了要控制好醫院渠道之外,還要去腐蝕分期平臺。

 

荊坤是一家分期公司的市場總監,他曾和三大中介幫派都交鋒過。

 

平臺與中介之間,有某種曖昧的關系。平臺希望“沖量”,這樣估值更高,下一輪融資更好看;而中介希望平臺不要太嚴,擋住他們的生財之道。他們時不時交鋒,去尋找某個平衡點。

 

去年冬天,郝穆找到了他。

 

一輛保時捷停到他的面前,下來幾位穿著大貂皮的精壯男子,寸頭,金鏈,居中的,就是郝穆,“就像猛龍過江里頭的場景”。荊坤被帶到了高檔會所,“來陪酒的姑娘,都是頂級的美女,屬于一千包場的那種”。不久,“月亮組合”也搞了一個大趴體,將各大分期公司的風控、市場負責人都約到了一家KTV包廂。

 

門一打開,一群人魚貫而入。

 

“特別浮夸”,荊坤印象極為深刻,一幫人穿著花花綠綠的襯衫,“胳膊上左紋龍,右紋鳳的那種”?!八欽伊艘話錒媚錙憔?,卻是300元包場的那種,此時就能看出和郝穆的差別”,但直到荊坤見到了卓小寶,才知道這個圈子是有多浮華。

 

一輛車停在路邊,司機下車打開車門,并拿著包,卓小寶一身“花里胡哨”地下了車,不高,平頭,一對招風耳,精瘦精瘦的?!罷庖荒惶恍髁?,我猜測他是找車雇了一個司機來擺闊”,荊坤說。

 

卓小寶借著酒勁,拍著荊坤的肩膀,夸??冢骸靶值?,我給你做風控,我去把所有的競爭對手都給你搞黃了,整個市場就你一家獨霸!”潛臺詞是,卓小寶盡量給其他家帶騙貸的客戶,給他們家帶好客戶,而荊坤要做的,就是對卓小寶的客戶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”。

 

盡管卓小寶一直擺闊,但那天陪酒的姑娘,卻破了功——那是個“300檔”的?!叭墑屏Χ加械惚┓⒒У母芯?,浮夸,甚至有點可笑”,但荊坤明顯發現,三者也有分層,郝穆更高級,月亮屬于中間層,而小寶,則路數更野。

 

表面上大家都相安無事,但暗地里,他們搶奪著醫院,搶奪著分期平臺的庇護,同時也在搶奪客戶。

 

林亮并不真正信任底下的人。

 

盡管是一個幫派,但他知道,這個機器,只是靠金錢捆綁,毫無忠誠可言。

 

哪個“一手”給的錢多,他們就可能隨時叛變——所以,相互挖人,相互搶客戶的摩擦經常發生。

 

這個靠著金錢維系的幫派,卻如巨大的吸金機器。

 

夜場起家、幫派暗戰 起底醫美中介這個水渾且深的江湖4

 

 

林月月收入輕松200萬,卓小寶的騙貸套路,每月百萬收入。至于高高在上的郝穆,其收成如何,目前都不為人所知。他們在暗戰中,步步壯大,金錢讓所有人迷醉,最終卻滑向失控的深淵。

 

分崩離析

 

2016年下半年,行業開始出現崩塌的裂痕。隔兩三天,就有分期公司的人找上門,質問林月:“你這都是什么客戶?!”突然之間,姑娘們都不聽話了,做完手術,手機打不通,人間蒸發,再不還錢。

 

林月知道團隊里必有“內鬼”,他們去拉了純套現的用戶,混在姑娘們中。但他卻查不出來,因為“都是兄弟,都是義氣”。在金錢的誘惑下,“一手”的帝國,開始分崩離析,他們為了錢而捆綁,也將為了錢而撕裂。

 

夜場起家、幫派暗戰 起底醫美中介這個水渾且深的江湖5

 

而卓小寶這樣的騙貸群體,也在急速擴大,到了幾乎斬斷行業命脈的地步。陳清新是某家分期公司的風控總監,去年10月份,他發現送上來的單子有些蹊蹺。

 

一般做超聲刀的,大多是上了年紀的,而單子上近一半,都是20歲左右的小姑娘。

 

他讓醫院以復查的名義,將客戶聚集到一起,卻看到了最荒誕的一幕。現場幾十個姑娘,每個姑娘身邊,居然都帶著一名男士。

 

“我問客戶和男士是什么關系,說是弟弟,說是男朋友的,但問名字和電話號碼,一個個就沉默了,這些男士無疑都是中介”,男士們看姑娘們招架不住了,一個個氣勢洶洶反過來質問陳清新,場面一度失控。

 

當他將所有渠道排查完,發現最后所有的線索,都指向同一個人——卓小寶。陳清新找到卓小寶談判,幾個“流里流氣”的人坐在他旁邊,給他壯聲勢。

 

“一問三不知”,談判沒有任何結果,但彼此心知肚明。分期平臺終于發現了卓小寶——這個深藏幕后的大“一手”,被掘地三尺,挖了出來。

 

經此一役后,卓小寶臭名遠揚。

 

各個分期平臺的風控負責人都在一個群里,陳清新把卓小寶的情況抖到群里,大家都開始盤查——結果發現,幾乎一半的分期平臺,都被他“?!憊?。

 

“這么低劣的手法,也能騙貸,說明大家的風控之松懈”,陳清新稱。所有的平臺都開始找他,卓小寶不得不“避避風頭”,跑路消失。倒不是所有的騙貸單子,都是卓小寶干的,“只是因為他名氣大,很多中介都留他的名字,讓他背黑鍋”,陳清新倒是看得很清楚。

 

卓小寶的出逃,預示著中介叱咤風云隨的時代結束,醫美行業進入后時代。騙貸浪潮之后,不少平臺損失慘重,從而退出醫美市場,或轉型,或倒閉。

 

“放棄醫美場景,是因為這個場景和租房一樣,中介在其中太過猖獗,且很難根除”,某持牌消費金融公司風控負責人稱。而堅守的平臺,開始正視騙貸群體,收緊風控?!捌教ǖ淖式鷦嚼叢澆粽擰?,某分期公司的負責人稱,他們的資金來源是銀行,騙貸浪潮之后,銀行收緊放款額,“只剩原來的一半”。

 

風控趨嚴和資金縮緊的情況下,“平臺通過率降低了一半,以前通過率高達80%,現在最多40%,甚至更低”,林亮說,這也意味著,他們的收入縮減了大半。

 

因此,中介圈對卓小寶也恨之入骨,因為他“玩脫了”,攪渾了市場,讓醫美變得難做。

 

黃金年代結束,中介幫派出現分化,一些人手段激烈地擴張,一些人開始洗白上岸。 華南區的大“一手”金雁稱,以上海為中心的醫美中介圈,正在面臨慘烈競爭?!耙鄖叭簿圖甘齟蟮囊皇?,騙貸浪潮席卷全國之后,大家都不想只當小中介了,他們試圖去和醫院接觸,成為一手”,金雁稱,自己手底下的人紛紛叛變,成為競爭對手。

 

野心吞噬整個行業,一手增加了幾倍,甚至幾十倍,為了搶奪中介和客戶,撕咬不斷。

 

一手招募手下,拼的是什么,是更高的返傭和盡早的到賬。金雁不得不將自己的利潤削薄,“以前可以掙1萬,現在只給自己留5000,甚至只有3000”。而中介圈也開始變得水渾而復雜。很多“一手”或中介開始“黑吃黑”。一位“一手”從醫院拿到200萬的提成后,直接卷錢跑路,換個城市接著干。

 

“有些被坑了的中介,又再次回來當我的手下”,金雁稱,這個圈子還是要有口碑才走得長久。

 

此外,為了應對日益激烈的競爭,南方中介開發了一種“傳銷”模式——人拉人。金雁會給來做手術的客戶洗腦,讓她再去拉她的朋友,拉來一個,直接給高達50%的返點,層層分銷。

 

南方市場為了應對分期平臺的收緊,變得更瘋狂,而北方市場,正有一批人試圖洗白上岸。

 

月亮組合,開始分道揚鑣。

 

林月用掙的錢,承包了一家醫美醫院的銷售部,但做了兩個月就停擺,他發現,醫美生意的水,比中介還深。今年5月,林月回到長沙,“再不做這行了,亂”,他準備開個美發店,開始新生活。

 

而林亮,將他的幫派“公司化”,他注冊了一家公司,準備正規化運營。最近他看上了一個叫“整容返還”的金融產品,正在測試。

 

夜場起家、幫派暗戰 起底醫美中介這個水渾且深的江湖6

 

林亮野心很大,他未來的計劃是自己做一家分期公司,自行放款。

 

其實,已經有人這么干了,在南方,一些大中介開始反噬醫院。他們掙夠錢之后,直接把醫院買下來,對接民間借貸公司,壟斷上下游,生意做得很紅火。

 

至于卓小寶,沒有人知道他的逃亡軌跡,有人說他去了合肥,有人說他去了廣州,可以肯定的是,在深圳抓了5個人之后,他更不敢回北京了……

 

醫美后時代,中介圈開始裂變,一邊是手段更為野蠻;一邊是金盤洗手,試圖上岸;而還有一些“玩大了”的,只能離鄉潛逃。

 

有趣的是,醫美平臺也正在經歷冰火兩重天,一邊是大量平臺心灰意冷地退場,一邊是熱火朝天的新玩家入場,就連螞蟻金服的花唄,也接入了某醫美平臺,開始提供分期服務。

 

“整個醫美市場,除海南,青海之外,連新疆都有了”,醫美市場在退潮?金雁可不覺得。

 

這里就如圍城,城外的人以為遍地黃金,想擠進來;進來的人,又覺得水渾且深,試圖出逃。

 

關于中介江湖的故事,遠沒未結束……

 


相關閱讀